您现在的位置: 说鬼-听竹轩 >> 流行网络小说 >> 科幻小说 >> 流行网络小说正文  
 
鬼故事搜索:
推荐流行网络小说妲己的最后一滴眼泪
推荐流行网络小说山娃和他的媳妇
 
聚宝盆
作者:倪匡   来源:网络

    第一部:隐居郊外秘密研究

  中国历史上,富可敌国的富翁很多,从子贡算起,陶朱、石崇、邓通,一直到沈万三、胡雪严,都是钱多得数不清的大富翁,其中最奇特的,要算是明朝的沈万三了。
  别的人有钱,或是由于善于经商,或是由于皇帝特别厚赐,可是沈万三的发财,却是靠一苹“聚宝盆。”
  据“挑灯集异”所载:“明初沈万三微时,见渔翁持青蛙百余,将事锉剞,以镪买之,纵于池中。嗣后喧鸣达旦,贴耳不能寐,晨往驱之,见蛙俱环踞一瓦盆,异之,将归以为浣手器。万三妻偶遗一银钗于盆中,银钗盈满,不可数计,以钱银试之亦如是,由是财雄天下。”
  还有一本郁冈斋笔记,则说:“俗传万三家有聚宝盆,以物投之,随手而满,用以致富敌国。”
  从那两则记载来看,有了“聚宝盆”这件东西,真是想不发财都不可能的了。
  第一则记载,多少有点“善有善报”的意味在内,青蛙报恩,将聚宝盆呈现在沈万三的眼前,沈万三发现聚宝盆的妙用,全然是因为他的妻子偶然的发现,而且聚宝盆似乎也只对金、银起作用,不然,沈万三以聚宝盆作“浣手器”,他的手一放下去,聚宝盆中就会变出许多手来,沈万三就变成怪物了!
  不论聚宝盆的传说真实性究竟如何,沈万三富可敌国,倒是毋庸置疑的。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,和他同筑南京城,沈万三的那一半,先三日完工,可知他的财力还在皇帝之上,一定是他用了加倍的“物质刺激”才能达到此一目的。“云蕉馆记谈”,一书称:“我太祖既克金陵,欲为建都立地,广其外城,时兵火凋残之际,府库匾乏,难以成事。万三恃其富,欲与太祖对半而筑,同时兴工,先完三日。”
  沈万三有了聚宝盆,要金要银,悉听尊便,自然富得难以形容。然而富却害了他,害得他有点飘飘然,明史马皇后传,说他筑了金陵城之后,又请犒军,明太祖勃然大怒,骂道:“匹夫犒天子军,乱民也,宜诛!”要杀他的头,可知明太祖怀恨在心,后来终于将他的聚宝盆拿了来,打碎了埋在金陵门下,金陵门因之俗称聚宝门,而沈万三呢,也被充军到了云南,财敌不过势,可怜的沈万三,“江南一场春梦晓”。
  拉拉杂杂抄了许多书,发了许多议论,似乎和小说没有甚么关系,然而,这篇小说讲的就是聚宝盆。
  郭幼伦和他的女朋友蔡美约一起到郊外旅行,他们出发的时候,天气很好,郭幼伦驾着他的新摩托车,风驰电掣,好不威风。
  然而,摩托车这玩意儿,最怕下雨,他们到了目的地,才摊开野餐的餐布,乌云四合,眼看就要下雨。郭幼伦还想拉着蔡美约就在大树下避避雨,可是天色愈来愈黑,雷声隆隆,他们害怕起来,连忙向着一条小路驰去。
  等到他们来到了一幢小型别墅的门前时,大雨已经哗哗地落了下来。
  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,奔到屋檐下,有了避雨的所在,但是因为雨势实在太大,所以不到两分钟,身上也已被雨水溅湿,而在这两分钟之中,郭幼伦一直在敲着门,希望到屋内避避雨。
  看来,那屋子像是没有人,要不然,郭幼伦敲了两分钟门,几乎将门都拆了下来,屋中如果有人,焉有听不到的道理?
  然而,世上事,往往有出人意表的,就在他们以为那屋子中没有人时,门却打开了。
  门只打开了一些,门口还有一条很粗的铁链拴着,在门内,只可以看到一个中年人的半边脸。那中年人一副不耐烦的神气,喝道:“甚么事?”
  郭幼伦忙道:“对不起,真对不起,外面雨大,能不能让我们进来避避雨?”
  郭幼伦是才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回来的高材生,有着博士的头衔,已就任为一家电子工厂的高级工程师,外表斯文,风度翩翩;蔡美约是一个青春貌美的少女。门中的那中年人打量着他们,足足有一分钟之久,大约看他们实在不像是歹徒,才勉强地道:“好,可是我不喜欢人家**扰我,雨一停,你们就得走!”
  郭幼伦忙道:“当然,当然,谢谢你!”
  那中年人拉开了门链,打开门,让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进去。一进门,郭幼伦向那中年人看了一眼,就微笑了起来。那中年人身上,穿着一件白袍,而且,他的身上,留有一种郭幼伦十分熟悉的气味,那是一种高级烧油的气味。
  那中年人一定是正在工作,而且,他的工作,郭幼伦可能并不陌生。
  但是,由于那中年人表示得十分冷淡,所以郭幼伦也不便多说甚么,只是和蔡美约两人坐了下来,而那中年人连一句客气话也没有,便由一道楼梯匆匆走了下去。
  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坐了下来,那是一个陈设简单的小客厅,蔡美约低声道:“这里的主人,好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隐士!”
  郭幼伦笑着:“当然不是,我敢说他是一个科学家,而且正在他的实验室中工作,他可能是我的同行,科学家总是有些古怪的。”
  蔡美约用明媚的眼睛望着郭幼伦:“你就一点也不古怪。”
  郭幼伦笑着,心头感到一阵甜丝丝的,他们两人的手,不由自主,紧握在一起。
  也就在这时候,突然,在楼下,传来了一下沉闷的爆炸声。
  那一下爆炸声,将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吓了一跳,紧接着,楼下又有浓烟冒了上来,郭幼伦直跳了起来,大声道:“发生了甚么事?朋友,你怎么样了?”
  在郭幼伦的呼叫声中,浓烟冒得更密,只见浓烟丛中,那中年人冲了上来,奔上了楼梯,喘着气,面色铁青,郭幼伦忙道:“出了甚么意外。”
  那中年人狠狠地瞪着郭幼伦:“关你屁事!”
  郭幼伦碰了一个大钉子,后退了半步,不再出声。那中年人转过身去,望着楼下,那时,浓烟已在渐渐散去,那中年人的脸色却愈来愈难看。
  小郭心中感到很抱歉,如果自己不来的话,或者人家不至于出意外。
  郭幼伦虽然碰了一个大钉子,这时仍然道:“朋友,要是我能帮你的话,我愿意帮助你。”
  那中年人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你懂得甚么?”
  郭幼伦沉声道:“我或者不懂甚么,但是,我是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学博士。”
  那中年人转过头来,满有兴趣地打量着郭幼伦:“哦,你认得康辛博士么?”
  郭幼伦不禁笑了起来:“那大子么?他是我的指导教授,我和他太熟了!”
  那中年人也笑了起来:“他还留着那把大子?他太太好么,我真怀念他太太烤的牛油饼,那是世界上的第一美味。”
  郭幼伦听了,不禁呆了一呆。康辛博士是大学中的权威教授之一,也只有他最亲密的朋友,才能够尝到康辛太太亲手烤制的牛油饼,那么,眼前这个中年人,一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学家了!
  郭幼伦在呆了一呆之后,不禁肃然起敬:“先生你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?”
  那中年人摇了摇头:“不!”
  他说了那一个字,抬起头来:“雨停了,你们可以走了!”
  郭幼伦以为已经和对方谈得很合拍了,可是突然之间,那中年人却又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,这令得郭幼伦感到十分尴尬,他还想说甚么,但是蔡美约却在他的身后,悄悄地拉着他的衣角。
  郭幼伦只好道:“谢谢你让我们避雨,希望不是因为我们的打扰,而使你的工作损失。”
  那中年人“哼”了一声,道:“走吧!”
  郭幼伦和蔡美约两人,在那样的情形下,自然再也无法逗留下去了,他们仍然维持着应有的礼貌,退了出去。天已放晴,他们自然也失去了郊游的兴趣,立即回到市区。
  他们两人,一路上不断地在谈论着那个中年人,郭幼伦的结论是:那中年人既然和康辛博士如此熟,那么他一定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旧人。是以,他在送了蔡美约回家之后,回到了自己的家中,第一件事,就是翻阅那本厚厚的校刊。
  在那本校刊中,郭幼伦有了发现,他看到了那中年人的照片,简单的介绍是:王正操博士,杰出的科学家,在复印技术和电视新理论方面有巨大的贡献,曾参加世界最大的电子显微镜的制造工作,他在微粒半道体电子上的理论是杰出不朽的,在本校任教期间,是最年轻的教授之一。
  那张照片上的王正操,看来只不过二十多岁,而现在的王正操,已有将近五十岁了,所以,郭幼伦在学校中未曾听过他的名字。
  使郭幼伦奇怪的是,这样一位杰出的科学家,自己一个人关在郊外,在作些甚么呢?
  王正操学的是尖端的科学,他那门科学要有新的成就,决不是一个人在实验室中能成功的,而且需要大量仪器的配备,这种仪器,几乎是无法由任何私人所能够负担得起的。
  这件事和我本来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,可是,那位年轻的博士,郭幼伦先生的哥哥,却曾是我进出口行中的一个职员,而且,也曾是我在许多事情中的一个十分得力的助手,后来,他去当了私家侦探,成立了一个侦探社,已经成了名侦探。对了,我的老读者一定已经明白,他是小郭,而郭幼伦,是小郭的弟弟。
  而我之得知这件事,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小郭请我吃饭,晚饭后,大家天南地北地扯着,小郭忽然问我,道:“一个杰出的科学家,放弃了他在美国大学的教授职位,而在乡下隐居,做着实验工作,你说,他是为了甚么?”
  当我听到小郭这样问我的时候,我转动着酒杯,笑了一下,道:“他想做甚么?那太难以回答了,他可能只不过想发明一个与人对答的洋娃娃,也有可能,他正在埋头研究毁灭全世界的武器!”
  小郭耸了耸肩,我随口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教授,是甚么人?”
  小郭道:“他叫王正操,王正操博士。”
  我呆了一呆,这个人的名字,我倒是听说过的,他曾是出了名的怪脾气科学家,在工程界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,我略呆了一呆,便道:“原来是他,那倒真想不到,他可以说是现代复印技术之父,凭着他的理论,才制造成各种各样的复印机的。”
  小郭道:“不错,在我弟弟对我提起了他之后,我曾经查过他的资料,确如你所说的那样,那么,你认为他现在在干甚么呢?”
  我喝了一口酒,道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  于是,小郭便将郭幼伦和蔡美约郊游遇雨,到了王正操处避雨的经过,讲了一遍。
  我用心听着,等到小郭讲完,我才道:“他自然是在从事一项十分重要的研究工作。”
  小郭道:“可是他为甚么要躲起来研究呢。”
  我道:“或者他认为他的研究工作应该保守极度的秘密,不想任何人知道,他有权那样做,我们也犯不着去探索人家的秘密,是不是?”
  小郭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,你虽然这样说,可是你的心中,却比我更想知道,他在干甚么。”
 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,小郭说得对,我和小郭相识太久了,这就是我致命的弱点。当我知道了一件事之后,即使这件事与我全然无关,我也一定找出答案来,不然,就算我睡在最舒服的床上对会睡不着;就算是在吃最美味的有品,也会食而不知其味。
  我望了小郭一下:“你有甚么办法,可以知道这位博士在做甚么?”
  小郭道:“你的办法比我多得多,何必问我!”
  我吸了一口气:“我已经想好了,开门见山,我去拜访那位怪博士。你可以在你兄弟处拿到他的地址么?我准备现在就去。”
  小郭叫了起来:“现在就去?大心急了吧?”
  我道:“一点不,你知道我好奇心重!”
  小郭放下了酒杯,去打电话,三分钟之后,他回来告诉我王正操博士的地址,我立刻出了门,二十分钟后,我转进了那条僻静的小路,又过了两分钟,我的车子停在那屋子之前。
  那是一个月夜,月色很好,在月色下看来,那幢房子有一种神秘的感觉(或许是我心理作用,因为,我知道屋子中住着一个神秘的人物)。
  屋子中一点灯光也没有,我下了车,来到屋子前,四周围十分静寂,是以当我开始敲门的时候,连我自己也被敲门声吓了一大跳。
  我不断敲着门,足足敲了五分钟之久,连手也敲痛了,于是我开始用脚踢,又踢了两分钟之久,我才看到里面着亮了灯。
  在里面着灯的同时,我听到了一个愤怒无比的声音在喝问:“半夜三更,甚么人来敲门?”
  我翻起手腕来看了看,真的,已经将近一点钟了,我忙大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下一页

 
  首页 | 说鬼故事 | 灵异故事 | 鬼神知识 | 神秘现象未解之迷 | 听竹轩原创 | 流行网络小说 | 幽默笑话 | 恐怖图文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免责声明  
 

      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豫ICP备0800287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