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说鬼-听竹轩 >> 原创鬼故事 >> 原创 >> 听竹轩原创正文  
 
鬼故事搜索:
推荐听竹轩原创五子棋系列:惋儿
推荐听竹轩原创五子棋系列:倩五凶影
推荐听竹轩原创五子棋系列:死亡落点
推荐听竹轩原创情断白云山
推荐听竹轩原创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
推荐听竹轩原创论坛签名图片中的奇异故事
 
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
作者:听竹轩主… 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

———写给紫田网络用户群中的朋友 西门吹雪

 

(听竹轩主人原创,版权归www.shuogui.com,转载须经站长同意)

 

不记得是谁说过,选择当站长(注:网站的站长),就选择了孤独和寂寞。

西门吹雪就是一个站长,一个不折不扣孤独的站长,但他并不寂寞,因为有网络相伴嘛。或者是理解的角度不同,和网络相伴本身也许就是寂寞吧。

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,西门吹雪的父母也经常会督促他找个工作,西门吹雪告诉父母:网络自有黄金屋!并给父母举了很多例子。虽然对网络并不了解,但父母也已经坚定的相信了他这一说法。网络上有黄金屋,西门吹雪也有能力找到并得到它。

那么,网络也有颜如玉吗?整天与电脑为伴,不接触女孩,又不让别人介绍,啥时候才能让我们放心?

网络有颜如玉吗?听的更多的,应该是网络无美女。

西门吹雪没太多的接父母的话,但在他们的絮叨声中,终于以静心搞网站为名搬出了家,自己和电脑一起搬到了一个新的地方。

 

当然,自己离家独住的消息要先告诉一些要好的站长。

朋友们很多都是自己住的,告诉他,出来是很自由,就是生活问题很麻烦。吃饭呀洗衣呀等等,尤其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,会很寂寞的哦。

西门吹雪刚出来,新鲜感还没消除的,哪想那么多,笑道:怕什么呀,我有电脑就够了。我从家里,就带出了我的电脑。

“你那破电脑,出来还带着?你是专职站长,还不搞台配置高点的,把这个扔了算啦。”

“说是这样说,可毕竟用很多年了,这份感情还真割舍不下。”

“哈哈,把电脑当老婆了吧。”

一句玩笑话,西门吹雪却是心头一颤。是呀,这台电脑与自己朝夕相伴,从自己不认识硬件,到现在熟悉电脑每一个部位;从自己最初接触网络,到如今以此为生;从自己离家上学,到如今再次离家创业,一直陪伴着自己的,也就是这台电脑了。

这样想着,西门吹雪又忍不住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电脑。虽说是P3配置,可从来没出过问题,用起来也很顺手的。自己的房间确实有点乱不忍睹,但这台电脑每天总擦拭的干干净净,呵护备至,所以至今看外观还洁白如新。

 

独居的新鲜感过去了。

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西门吹雪更新好自己的网站后,忽然感觉很无聊。

QQ上的好友,不知道多久没聊过啦,QQ群,清一色的站长群,或者说,是清一色的男性群,还好,站长们现在还都在线。

没有一点和他们说话的欲望,西门吹雪明白了,自己是想有的MM聊聊。

MMMM,西门吹雪忽然眼睛一亮,紫田仙子!这不是个MM吗?紫田用户群里,除了站长,还有这个MM客服呢。

“仙子,好无聊啊,说说话吧?”西门吹雪在群里发消息。

“西门吹雪,快把你那个骑着猪的QQ表情图片给我发过来呀!”仙子回的真快。

西门吹雪慌忙找,自己收藏了很多很多好玩的图片呢。

“是这个吗?”发一个。

“不是不是,和这个差不多,但骑的是猪,还拿着花。”

“那是这个不?”西门吹雪终于找到了。

“对,就是。谢了哦。”仙子高兴了,该陪自己聊天了吧?“不和你玩了哦,我给朋友发这个图片去。”这可恨的仙子呀,话一说,就不见了。不会真的是小仙子吧,好像还有一篇文章专门写她的神秘呢。

西门吹雪恨恨地骂了两声。正要再找仙子说话,QQ又响了,一个漂亮的女孩头像在晃动。又是哪个讨厌鬼站长在使用女孩头像?

——站长哥哥,你好

(站长哥哥?很好听哦,西门有点晕了,看这语气应该就是个女孩了。)

——美女好。

——站长哥哥又没看到我,怎么知道我是美女呢?

——我想象的嘛。

——你想错了呀,我很丑的

——美女,别骗我了,我在网上看过无数次了,女孩都喜欢说反话,说自己丑的,都是美女。

——如果我真的很丑呢?你会嫌弃我吗?

——不会不会,感谢你这时候陪我聊天还来不及呢

——站长哥哥,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哦,可以不?

(一直想问?这样说来,应该熟悉自己,可怎么就想不起来她是谁呢。搞网站搞晕头了,怪不得女孩都不喜欢站长呢。)

——妹妹问吧,我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为美女效劳,义不容辞。(还别说,西门吹雪一直迷恋电脑,没怎么和女孩接触过,但整天在站长堆里,这种话倒是可以托口而出的)

——站长哥哥,如果我是你女朋友,我让你在我和电脑中选择一样的话,你选谁?

——傻妹妹,这也选呀。当然是电脑和女朋友都要啦。

——如果只能选一个呢?

——那当然是┅┅

西门吹雪当然是准备说“那当然是女朋友”,玩笑嘛。可尽管是玩笑,他还是没能打出来。他陷入了思考:

如果女朋友和电脑,自己只能选择其一的话,自己会选谁?

选女朋友?那么自己的理想追求兴趣爱好就全付之流水了?

选电脑?那女朋友该是多么伤心呢?

——必须选择吗?

——必须选择!你没听说,女孩都不喜欢站长吗?

——唉,还是不选吧,你又不是我女朋友。我的女朋友应该不会这样要求的吧。

——站长哥哥,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呀,你女朋友是我也好,是别人也好,都会让你这样选择的。即使还让你要电脑,也会经常在你正沉迷的时候,让你离开电脑的。那还是这个选择。

我会选谁呢?西门吹雪严肃地想象了不同的选择将对他生活的影响,做出了这个回答:

——我希望两者共同拥有。如果必须选一样,我宁愿选电脑!

——你确定?

——我确定!

完了,好不容易有个妹妹聊天,这一个问题,又将使他失去聊天的对象啦。西门吹雪心里很清楚,可他无法不正视自己心中电脑和女朋友两者的地位。或许,是他还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感觉?不过,女朋友如果也爱他,会逼他做出这个选择吗?

 

果然,那个妹妹好长时间的沉默。

西门吹雪无聊中查看她的资料。对了,她昵称是依雪寒梅,资料上其他项目多是空白,只在个性签名中,用了这样一句诗;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。

怎么感觉这里面有种淡淡的哀愁。难道,这个女孩喜欢自己?西门吹雪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,印象中没聊过天的女孩,怎么会喜欢自己呢?可她又好像很熟悉自己,她是谁?大学暗恋自己的同学?也不会吧,大学时,他不修边副,整天抱着电脑,谁会喜欢自己呀。

 

无聊,睡觉吧。

西门吹雪离开电脑,感觉到饿了。这才想起今晚还没吃饭呢。

还好,因为自己经常犯这种错误,房间里总是准备有充足的方便面。

一股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。想不到方便面也能煮的这么好吃。电饭锅里,居然有刚煮成的方便面。

西门吹雪又吸了几下鼻子,才想起来;这谁煮的?

 

电脑上有消息的声音。奇怪,自己明明断开连接了呀。电脑上没有对话框,就这样一句话:

——站长哥哥,快吃吧!

 

做梦?

西门吹雪咬了一下手指,能感觉到疼。

管他呢,又不是害自己。聊斋故事看多了,人家可以书中有颜如玉,我就网络上遇到个鬼妹妹,又如何呢?西门吹雪大口大口的吃完了那美味方便面。

 

早上醒来(其实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),房间里干净整洁,好像宽敞了很多。

电脑桌的一边放着鸡蛋和面包。

电脑上消息响:站长哥哥,一定要吃早餐!

吃就吃,怕什么呀。西门吹雪一边吃,一边想;现在这鬼也高级了,玩起来电脑啦。

 

┅┅

亲爱的读者,接下来的就不用我一件件来写了吧。你肯定能想象的到,西门吹雪被温柔体贴的照顾着,可照顾他的人(不,**恚┳苁峭ü缒愿曰啊

 

西门吹雪终于忍不住了。

在电脑又一次出现文字的时候,用手抚摸着那句话,对着电脑说:

你是谁?如果我没猜错,你一定是个妹妹,不管是仙**恚隳懿荒芟稚沓隼矗咳梦铱纯茨悖

——站长哥哥,你不害怕吗?

“为人不做亏心事,我怕什么?何况,你对我这么好?我虽然看不到你,可感觉你就在我身边,感觉一定很熟悉的。”

——站长哥哥,你上眼睛。

西门吹雪闭上了眼睛。

一双柔柔的手,蒙在了他的眼睛上,一个柔柔的声音响在了他耳边:站长哥哥,你猜猜我是谁?

这双手的温度、这声音,很陌生,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。可是,她是谁?

西门吹雪猛地睁开了眼睛,回身┅┅

洁白的高领毛衣绣着一朵红梅,黑色的长裙,一头柔软乌黑的长发,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多次在梦中见过的女朋友的形象,就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她柔柔的笑了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知道呀,我梦中的女孩!”

“傻哥哥,你看看你房间里少了什么?”

西门吹雪一眼就看出来了:电脑!

是呀,是电脑!

怪不得这么熟悉,怪不得这么亲切,怪不得选择自己,原来是自己相知相爱相伴多年的电脑呀!

 

轻轻的拥她在怀,西门吹雪根本就顾不上想这个妹妹是另类。那份爱,已经多年相随,无论她是电脑还是眼前的美女,又有什么不同呢?

“宝贝,依雪是你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这鬼丫头,怎么那样问我呢?”

依雪幸福地依在他胸前,脸上带着微笑,眼中却含着泪花:“如果,如果你选择的不是我,我就不可能有今天与你相见的可能了。所以,我一直不敢问出口,怕,怕你万一选择的不是我,那我们今生就无缘了┅┅”

西门吹雪此时惟一能做的,就是用唇吻住了依雪的泪珠┅┅

 

幸福的时刻,总**暮芸臁L欤亮恕

 

阳光透过窗户溜了进来,电脑显得比平时更新更亮。西门吹雪爱抚着这台多年相伴的电脑,居然不忍心使用了。

没有任何一天,西门吹雪像今天这样盼望夜晚。他甚至怀疑自己当时的选择,如果真有一个如依雪的女朋友,他,还会选择电脑吗?

天渐渐黑了,西门吹雪急急的充着电脑,不,是依雪呼唤。

依雪没有出现,屏幕上,再次出现了依雪的文字:

“站长哥哥,你我只有一面之缘。如果你还爱我,就不要离开电脑,离开网络,网络自有黄金屋,网络自有颜如玉,你一定会找到的!因为,有我!

亲爱的,记着,千万,千万别把我珍藏起来,你的使用,才是对我最深最纯的爱!”

电脑上,几滴泪珠,不知道是依雪的还是西门吹雪的。

 

西门吹雪比以前更爱护电脑,迷恋互联网了,没有人会理解他的那份痴迷,他也不需要别人理解,只要依雪理解,就满足了。

可是,依雪,你还会回来吗?

 

西门吹雪的网站上,都有西门吹雪精心制作的一个FLASH:

画面上,飘飘洒洒的白雪中,一个美丽的姑娘的背影飘然而立。

滚动字幕,出现的是这首诗:

 

白鸥问我泊孤舟,是身留,是心留?

心若留时,何事锁眉头?

风拍小帘灯晕舞,对闲影,冷清清,忆旧游。

旧游旧游今在否?花外楼,柳下舟。

梦也梦也梦不到,寒水空流。

漠漠黄云,湿透木棉裘。

都道无人愁似我,今夜雪,有梅花,似我愁。

 

(听竹轩主人原创,版权归www.shuogui.com。听竹说鬼,纯属娱乐)

 

 

 
  首页 | 说鬼故事 | 灵异故事 | 鬼神知识 | 神秘现象未解之迷 | 听竹轩原创 | 流行网络小说 | 幽默笑话 | 恐怖图文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免责声明  
 

      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豫ICP备08002877号